結案報告全文與勘誤表

結案聲明:
法務部於2016年6月委託本團隊的計畫目的,即是「研擬我國同性伴侶法制之具體條文」。在此特定的框架下,本團隊的職責就是竭盡所能,透過比較法、深度訪談、焦點團體座談、網路平台、公民會議等方式,作為研擬同性伴侶法草案的基礎。歡迎大家參考草案全文及成果報告,也衷心感謝所有參與過本計畫的專家及公民!由於本計畫已經結案,後續作業屬於法務部之權責,本團隊也將與大家一同持續關注。

《同性伴侶法制實施之社會影響與立法建議》結案報告全文

勘誤表

 

廣告

公民審議會議結案報告

本次公民審議會議於北、中、南、東分別辦理各1場次之討論,各場次出席公民分別為19、18、17及17位(與會公民名單請參見海報原始紀錄),並由研究單位在不更動原意的情況下,以海報原始記錄及現場文播紀錄為基礎協助彙整多元意見。

公民參與此次同性伴侶法制之討論,主要從對伴侶/伴侶制的想像出發,進一步提供對於同性伴侶關係成立、解消的要件及繼承、財產或收養等相關權利義務之建言。由於多數公民在進行會議討論時,特別強調此討論結果附有前提,故在整理本次公民審議會議討論內容前,大致先將公民之立場分為三類,以利於了解下述之建議形成脈絡。

第一類:主張實現婚姻平權或直接修訂民法為原則。此類公民強調應將婚姻平權視為最終目的,對於同性伴侶法制提出之相關建言僅提供此研究草案框架作為參考,非不得已的情況下不應訂定專法。

第二類:將同性伴侶法制視為階段性之過渡法案。此主張認為同性伴侶法制立法架構可與德國相近,並於法令中明定婚姻平權條款,以確保婚姻平權之實踐,同時應避免重蹈德國不斷修法以趨近婚姻之覆轍。

第三類:主張異性婚姻與同性伴侶法制應分流。在草案的擬定上,可比照德國法制,主要提供特別條例保障,與婚姻需負擔相同的權利義務。

第四類:認為若欲提供同性伴侶保障僅需進行單點或個別修法即可,並舉出部份法令已提供相關保障,無須另立法規或修改民法。

一、對伴侶制度中「伴侶」的想像

此階段的討論邀請公民暫時跳脫同性伴侶法制的框架思考對伴侶的想像,多數的公民對於伴侶的想像奠基於兩人間心靈彼此支持、相互扶持、信任、共同生活或互相承諾的基礎上,其中共同生活部份,有公民認為因現代生活繁忙且多變,未必需以同居為要件;在伴侶的性別組成上,多數公民認為伴侶制度不應僅限同性伴侶使用,不論性別皆可享有伴侶制之保障,而少數公民則認為伴侶為一男一女所組成;在伴侶關係是否建立在親密關係或性關係上,有公民認為伴侶關係彼此間是親密的,但是否有性關係的事實難以認定,故無須以性關係為要件,即使是2個好朋友也可以結為伴侶,而另一部份公民則認為伴侶關係應建立在親密關係或性關係上;至於伴侶間是否有忠貞義務,有部份公民認為應有忠貞義務,另有公民認為因伴侶之結合未必建立在親密關係或性關係上,故伴侶間無須負擔忠貞義務;此外,也有相當少數的公民認為伴侶不限於2人之間,是為開放關係。

有關伴侶關係與婚姻對應的部份,在無婚姻平權的前提下,有公民認為伴侶關係與婚姻可完全對應或相互比照,使同性伴侶享有與異性婚姻完全相同的權利;但在有婚姻平權的前提下,公民則認為伴侶應較婚姻規範寬鬆,且有不同於婚姻的權利義務;另外有少數公民認為無須以婚姻平權為考量前提,伴侶關係即為婚姻的一種形式。

前述主要由公民提出對於「伴侶法制」之相關建言,有關同性伴侶法制應如何訂定,其成立與解消要件、相關權利義務或程序等,分別有公民建議參採德國與法國之法制,其餘建議整理如下。

二、同性伴侶法制之關係成立要件

伴侶關係[1]的成立要件部份,公民討論主要包括年齡、親等及成立要件等。在年齡部份,有公民認為雙方年齡皆需達法定成年年齡20歲,即完全行為能力人,亦有公民提到可將雙方年齡定為18歲,但不論採用哪個年齡限制,雙方的年齡限制應該一致;至於親等規範,有公民認為伴侶間可不計入姻親關係,維持雙方的契約關係即可,有部份公民認為不需限制於六等親外方可結為伴侶,放寬為二至四等親以外即可結為伴侶。而成立要件上,有公民提出應公示登記,並有公正第三方為證,訂立權利義務契約,其契約關係需凌駕於親屬之上,以避免重大事件發生時,伴侶權益被親屬剝奪。有少部份公民認為伴侶關係之成立要件或程序應與婚姻無異,且強調僅有同性伴侶適用。

三、同性伴侶法制之相關權利義務—財產

關於伴侶間的財產制度,公民的意見較為多元,有公民提及相關權利應完全比照現行民法婚姻之規定;也有公民提出應以共同財產制為主;另有公民認為應採分別財產制,同時享有家務勞動利益請求權;亦有建議自行約定財產制度。於締結伴侶時,在戶政機關註記財產制度或嗣後另行約定。納稅方面,有公民特別提到伴侶應可合併納稅。公民另外提出經濟較弱勢的一方在關係解消後,可享有贍養費或生活費以維持基本生活,至取得下一份工作為止。

四、同性伴侶法制之相關權利義務—繼承

有關伴侶間的繼承權,有公民提及應完全比照現行民法之配偶權利;亦有公民希望參照德國法之特留分與應繼分;或以協商及自行約定形式處理繼承權問題。

有少數公民特別提出公務人員撫卹金領取之相關規定,為避免因圖謀撫恤金而結合,應排除同性伴侶,但其他公民也提出反對看法,認為同性伴侶應與配偶享有同樣的權益,不因其性傾向或伴侶關係而有所差異。

五、同性伴侶法制之伴侶收養子女權利

在伴侶收養子女的權利方面,討論過程中公民特別關注此部份之規範,並且提出諸多看法與建議,無論支持收養與否,公民多以子女之最佳利益為前提考量。討論大致以「是否支持同性伴侶之共同收養或繼親收養」為基礎進行,部份公民特別強調,伴侶關係解消要件之嚴謹或寬鬆程度應與收養子女之權利共同考量,以免影響子女最佳利益。

主張同性伴侶應同時享有共同收養及繼親收養權利的公民,其主要理由包括:

  1. 家庭組成的重點為「愛」,對家庭可有更多元的想像,所謂完整的家庭不一定只有父與母才能提供完善照顧。
  2. 同性伴侶擁有收養權益可使更多孤兒獲得收養機會,創造更多兒童的最佳利益。
  3. 根據國外研究,在同志家庭成長的孩童擁有多元觀念,對社會包容度較大。
  4. 在傳統家庭觀念的影響下,開放同性伴侶收養子女也是為了讓同志的父母安心,確保同志年老後有子女可協助照護。
  5. 僅有單方親權的同志家庭,將導致另一方的不安全感,且目前的收出養規範已相當嚴謹,應無反對方所擔憂會影響孩童最佳利益的問題。

另外有部分公民主張不可共同收養,但可繼親收養;亦有公民主張收養相關規定無須另行訂定,回歸現有法令即可;另一部份少數公民提出在單方收養的前提下、伴侶關係維繫期間,另一方無法律上之收養關係,但可行使部分親權的作法。

無論何種收養模式,可回歸現有法令處理孩童相關權益,如收養雙方與孩童意願及親職關係等,並且有個案審查機制與針對養父母的教育評估程序;甚至有公民另外提出收養後之程序建議,可安排心理諮商或社工評估孩童適應收養家庭狀況,並可利用分級制度,在有需求的時候提供更多支持,必要時若需終止收養則需審慎評估,避免影響孩童身心發展。

反對同性伴侶享有收養權利的公民則認為,孩童應在一父一母的家庭長大為宜,讓孩童從父母身上學習不同的模範,且擔憂收養後會有身份定義或稱謂的問題,希望法制的建立應考量社會文化。也有少數公民因外國同志家庭之實際案例,考量孩童最佳利益情況下,仍反對共同收養,但並未對於繼親收養提出回應或評論。

六、同性伴侶法制之關係解消要件

關於同性伴侶關係解消要件,部分公民提出應完全比照婚姻制度之解消,其中有公民強調以性關係為要件的伴侶制度更應與婚姻無異,且適用刑法通姦罪,並特別強調不可單方解消始可以收養孩童。另外有公民持同樣觀點,但認為通姦罪有其他待討論之爭議,故主張不應適用通姦罪;亦有公民認為除不可單方解消外,需有一年以上之考慮期,並提供社福支持(如婚姻諮商),方可解消伴侶關係。

支持同性伴侶關係得以單方解消觀點之公民認為,制度設計可比照英國或德國,保留冷靜期,無同居事實達一定年限再予單方解消。一定年限之長度從三至六個月或一年不等,但有公民表示應二至五年無同居事實方可解消。有公民考量到弱勢經濟家庭仍需有社會支持,建議需設定合適之分居年限以符合需求。且有公民主張單方解消未必對孩童不利,太嚴格的解消方式反而可能因雙親關係惡劣而對孩童有負面之影響。

單方解消伴侶關係的方式上,有公民贊成寄發存證信函解消關係;亦有少數公民主張應訂定特定之門檻、時限、諮商與程序監理人等規定;或強調單方解消不可像法國<民事伴侶結合法>一樣寬鬆,須有法院判決為宜;另有部份公民提出伴侶制度之解消應較離婚容易之原則。

考量到伴侶關係解消會影響子女之權益,少數公民特別強調伴侶關係之解消在有收養孩童的情形下,應由法院判決,若無始可單方逕行解消;另有公民主張於關係解消之場合,應尊重孩童選擇權,同時考量雙親工作型態,配合專業人士評估,以維持其最佳利益。

七、其他

(一)其他相關權益

部份公民提出,若不得已需朝同性伴侶法制方向研擬草案,則該規範應與民法婚姻享有完全相同之權利義務,民法之外的權利義務皆與婚姻之配偶等同,包括勞動權益(如婚假、照顧假等)、財產權益(如房產過戶等)、居留或入籍權益、醫療決定權、人工生殖權益等,不應因專法規範而有差異。

另有少數公民提及,在婚姻平權與不分性別之伴侶法制雙軌並行的前提下,伴侶之權利義務皆以契約形式形成,且外國籍伴侶在不放棄外國國籍的情況下,可與我國公民締結伴侶關係,並比照現行婚姻之權利義務。

(二)打造性別友善的環境

有公民建議社會應打造更包容的性別友善環境,加強社會及學校教育以減少社會歧視問題,甚至另立反歧視相關配套,以破除對同性戀之偏見;但亦有公民認為應避免以反歧視法進行規範,而應從社會教育做起;少數公民認為對於不認同同性伴侶者應有配套,避免其受罰,保障個人言論及宗教自由。

 

公民審議會議記錄

 

[1]本結論報告行文於「同性伴侶法制」項目下之「伴侶關係」皆僅指涉同性伴侶關係,如提及不分性別、性傾向之伴侶關係將另外註記或說明。

 

 

草案及立法建議

草案總說明

我國憲法雖未明示對於家庭權之保障,但憲法第22條對於其他未明文列舉之權利,留下了概括保護的空間。家庭是穩定社會秩序的基石,提供個人經濟、教育、情感等重要支持功能,而家庭權的核心正是婚姻自由和生育自由(司法院大法官解釋第362號、第552號、第554號及第696號、第712號參照)。有關「家庭權」之保障範圍,李震山大法官主張其包含「組成或不組成家庭之權利、和諧家庭生活之權利、維持家庭存續之權利、維持家庭親屬關係之權利」。由此,同性伴侶為實現其個人主體性與人格自由,其組成家庭之權利應予以保障。

 

對應國際人權發展之主流趨勢,我國於1967年即簽署兩公約,於2009 年立法院三讀通過兩公約施行法,並於2010年成立「人權諮詢委員會」,提出「兩公約國家人權報告」,嗣後人權諮詢委員會函請國際專家學者對該報告進行審查與建議。2013年2月,國際專家學者提出「結論性意見與建議」第78點指出:「我國未保障同性伴侶與同居伴侶成家權益屬於歧視,應修正民法。專家擔心我國缺乏法律上對婚姻家庭多元性的認可,且只有異性婚姻受認可而不包括同性婚姻或同居關係。這是帶歧視性的,且否定了同性伴侶或同居伴侶的許多福利。」復於2014年6月,「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國際審查會議的結果,其報告書第33點亦認定我國對於同性伴侶缺乏制度性保障:「審查委員會關切政府缺乏對多元家庭的法律承認,僅承認異性婚姻,但不承認同性結合或同居關係。」由此,同性伴侶成家之權益係屬人權之一環,國際專家建議我國修法保障同性伴侶與同居伴侶家庭。

 

為了賦予同性伴侶權益之法源基礎,法務部曾於2001年3月,擬定《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該草案第24條規定:「國家應尊重同性戀者之權益。(第1項)同性男女得依法組成家庭及收養子女。(第2項)」其立法理由指出:「同性戀觀念已漸為世界各國承認,為維護同性戀者人權,爰於第1項規定國家應尊重同性戀者之權益,並於第2項規定,同性男女得依法組成家庭,並收養子女。」同時,國內爭取同性伴侶權益之事例眾多,自1986年祈家威申請結婚之事件算起已有三十年的歷史。近來,我國保障同性伴侶權益之呼聲高,不僅民間團體組織社會運動表達訴求,立法委員也嘗試以特別法、民法修正案等形式回應,諸多縣市亦開放同性伴侶註記,高雄市政府於2015年5月20日首度提出「陽光註記」政策以資因應,截至2016年10月底止共有十一個縣市有伴侶註記政策。

 

揆諸世界各國,部分亦訂有同性伴侶之相關法案,例如:法國1999年通過「民事伴侶結合法」(Pacte civil de solidarité,簡稱PACS)修訂民法第515條之1至第515條之8、德國2001年訂定「同性伴侶法」,英國2004年制定「民事伴侶法」等。同性伴侶法之立法目的在實現其個人主體性與人格自由,作為與憲法保障組成家庭之權利間之橋樑,全面性地落實同性伴侶之實質平等,保障其組織家庭之權利,消除性別、性傾向歧視。

 

因應我國同性伴侶家庭權之現況與願景,爰擬具「同性伴侶法」草案。草案各條之要點簡述如次:

  1. 明定本法之立法目的在於落實同性伴侶之實質平等,保障其組織家庭之權利,消除性別、性傾向歧視。(草案第一條)
  2. 明定本法所稱同性伴侶、姻親之定義,同性伴侶關係係指兩個同性之自然人間所經營之共同生活關係。(草案第二條至第三條)
  3. 確立同性伴侶關係之成立,並明定形式及實體成立要件,以及相應之法律效果。(草案第四條至第九條)
  4. 確立同性伴侶關係之普通效力與財產制,明定同居義務、住所、日常家務代理、家庭生活費用分擔,及伴侶財產制。(草案第十條至第十四條)
  5. 確立同性伴侶關係之終止,明定解消方式及伴侶關係終止後所生之權利義務。(草案第十五條至第二十一條)
  6. 明定同性伴侶之收養、扶養與繼承相關之權利義務。(草案第二十二條至第二十五條)
  7. 明定民法其他規定之準用,以完整保障同性伴侶於民事關係上之權利。(草案第二十六條)
  8. 明定本法之施行日期,以求修正之完備。(草案第二十七條)

 

草案條文及逐條說明

同性伴侶法(草案) 立法理由及逐條說明
第一章通則
第一條(立法目的)

為落實同性伴侶之實質平等,保障其組織家庭之權利,消除性別、性傾向歧視,特制定本法。

一、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第6項規定,國家應消除性別歧視,促進兩性地位之實質平等。憲法第22條規定,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家庭制度係植基於人格自由,乃提供個人於社會生活之必要支持,並為社會形成與發展之基礎(釋字第712號)。又依據釋字第689號解釋,基於人性尊嚴之理念,個人主體性及人格之自由發展,應受憲法保障。由此,為實現同性伴侶個人主體性與人格自由,其組成家庭之權利應予以保障。

二、參酌性別平等教育法第1條第1項[1]、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第2條第1項[2]、性別工作平等法第1條[3]以及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第1條[4]等法規之立法目的,揭示本法欲落實同性伴侶之實質平等,保障其組織家庭之權利,消除性別、性傾向歧視之立法目的。

第二條(同性伴侶定義)

本法所稱同性伴侶,指依本法成立同性伴侶關係之雙方當事人。

一、明定同性伴侶之定義。

二、參酌法國「民事伴侶結合法」(Pacte civil de solidarité,簡稱PACS)第515條之1[5]、德國同性伴侶法第1條第1項[6]以及英國民事伴侶法第1條第1項[7]之規範,本法所稱同性伴侶關係係指兩個同性之自然人間所經營之共同生活關係。

第三條(姻親之定義)

同性伴侶姻親之定義、其親系、親等之計算及權利義務,準用民法之規定。

一、參酌德國同性伴侶法第11條,同性伴侶關係成立後同性伴侶之血親為他方之姻親,即同性伴侶一方之親屬與他方間亦可在法律上產生姻親關係,建立更緊密的關係態樣。

二、參酌我國民法第969條、第970條對於姻親關係之規定,明定同性伴侶關係成立後之姻親關係及其範圍。

三、同性伴侶與姻親間之權利義務,包括我國民法第416條、第969條、第970條、第971條、第983條、第1073條之1、第1111條之2準用之。

第二章同性伴侶關係之成立
第四條(成立伴侶關係之法定年齡)

滿二十歲以上之兩名同性別之人,得成立同性伴侶關係。

一、我國民法第980條對於結婚設有最低年齡之限制,男未滿十八歲,女未滿十六歲者,不得結婚,其目的在於防止早婚之弊害,以免因當事人身體及心理尚未成熟,影響其身心健康與發育。惟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於2012年內國法化,根據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通過之第二十一號一般性建議,1993年通過之《人權宣言暨行動綱領》第16條第2項與《兒童權利公約》均規定防止締約國允許未成年者結婚或使該等婚姻生效。委員會認為男女結婚時承擔重要的責任,因此不應准許其達到成年和取得充分行為能力之前結婚。

二、法國PACS及德國同性伴侶法,亦以成年年齡作為成立伴侶關係之最低年齡。

三、我國民法對於男女之結婚最低年齡規範不一,為保障性別平等,落實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之建議,未來民法之法定結婚年齡可能修正為男女相同,故本法不將現行民法第980條男女年齡差別之規定適用於同性伴侶,而以成年年齡作為成立同性伴侶關係之法定年齡。因此,民法第981條(法定代理人之同意權)及第990條(未得法定代理人同意之撤銷)不適用於同性伴侶。

四、由於本條之同性伴侶關係之成立須至戶政機關登記,較難想像未滿二十歲之人能完成登記手續,故本法對於未達法定年齡之情形不再設置類似民法第989條(違反法定年齡之婚姻撤銷)之規定。

第五條(成立伴侶關係之形式要件)

成立同性伴侶關係應以書面為之,有二人以上證人之簽名,並應由雙方當事人向戶政機關為成立同性伴侶關係之登記。

一、法國PACS第515條之3第1項至第3項[8]、德國同性伴侶法第1條第1項及第2項[9]及英國民事伴侶法第8條第4項[10]等外國立法例,在形式要件規範上均以登記為核心要件,輔以不同的形式上要求,足見同性伴侶關係之成立亦強調其公示性。

二、考量現行法結婚之形式要件相當完備,並為人民所周知,同性伴侶關係成立之形式要件上即參酌我國民法第982條之規定,應滿足書面、二位以上證人簽名以及向戶政機關登記之要件。

第六條(近親成立同性伴侶之禁止)

與下列親屬,不得成立同性伴侶關係:

一、直系血親及直系姻親。

二、旁系血親在四親等以內者。

三、旁系姻親在五親等以內,輩分不相同者。

前項直系姻親成立同性伴侶之限制,於姻親關係消滅後,亦適用之。

第一項直系血親及直系姻親成立同性伴侶之限制,於因收養而成立之直系親屬間,在收養關係終止後,亦適用之。

一、參酌法國PACS第515條之2第1款[11]、德國同性伴侶法第1條第3項第2款及第3款[12]、英國民事伴侶法第3條第1項第(d)款[13],均有限制一定範圍之近親成立同性伴侶關係之規定。

二、近親成立同性伴侶之範圍參酌民法第983條之規定。然同性伴侶之間因無法自然生育,並無下一代優生之考量,而僅有倫常之限制,因此酌予放寬本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

第七條(重複成立同性伴侶之禁止)

有同性伴侶或配偶者,不得與他人成立同性伴侶關係。

一人不得同時與二人以上成立同性伴侶關係,或同時成立配偶及同性伴侶關係。

第1項之目的在於限制先後與他人成立配偶或同性伴侶之關係,第2項則為同時間成立伴侶關係之人數限制。法國PACS第515條之2第2款及第3款[14]、德國同性伴侶法第1條第3項第1款[15]以及英國民事伴侶法第3條第1項第(b)款[16]均有不得重複成立伴侶關係或同時存有伴侶關係與婚姻關係之限制。
第八條(同性伴侶關係之無效)

成立同性伴侶關係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無效:

一、不具備第五條之方式

二、違反第六條規定。

三、違反第七條規定。但雙方當事人因善意且無過失信賴一方前婚姻或前同性伴侶關係消滅之兩願離婚登記、同性伴侶關係終止之登記或離婚確定判決或同性伴侶關係終止之判決而結婚者,不在此限。

前項第三款但書之情形,準用民法第九百八十八條之一規定。

一、考量同性伴侶關係之法律行為瑕疵效果應與婚姻一致,故參酌我國民法第988條之規定,當同性伴侶關係欠缺本法第5條之形式要件,或違反第6條近親禁止規定,或違反第7條重複成立同性伴侶關係禁止規定時,同性伴侶關係應為無效。

二、由於同性伴侶關係重複成立亦可能係基於善意且無過失信賴一方前婚姻或前同性伴侶關係消滅之兩願離婚登記、同性伴侶關係終止之登記、離婚確定判決或同性伴侶關係終止之確定判決,故在本條第1項第3款但書制定例外規範。同時關於例外情形之處理,與重婚之例外處理一致,準用我國民法第988條之1之規定。

第九條(同性伴侶關係之撤銷或無效)

民法第九百九十七條至第九百九十九條之一之規定,於同性伴侶關係準用之。

一、考量同性伴侶關係成立之法律行為瑕疵效果應與婚姻一致,我國民法第997條至第999條之1關於婚姻撤銷或無效之規定,於同性伴侶關係準用之。

二、我國民法第995條關於不能人道而不能治之規定、第996條關於無意識或精神錯亂之規定,不納入準用。

第三章同性伴侶關係之普通效力與財產制
第十條(同居義務與別居)

同性伴侶互負同居之義務。但有不能同居之正當理由者,不在此限。

參酌法國PACS第515條之8規定,同居係指作為夫妻在一起生活之異性或甚至同性的兩人之間,通過具有穩定性與持續性的共同生活,來體現事實上之結合;德國同性伴侶法第5條亦規定,同性登記伴侶有相互照顧、支持及建立共同生活之義務,雙方彼此互負責任。因此,經本法成立之同性伴侶應互相負有同居之義務。為考量有不能同居之正當理由時,例如因職業上需要暫時別居或為治療疾病有別居之必要或一方不堪同居之虐待等,應得例外視之。
第十一條(同性伴侶之住所)

同性伴侶之住所,由雙方共同協議之;協議不成時,得聲請法院定之。

法院為前項裁定前,以同性伴侶共同戶籍地推定為其住所。

考量同性伴侶之住所規範應與婚姻規範一致,參酌我國民法第1002條規定,同性伴侶之住所,原則上由雙方共同協議,惟協議不成時,得由法院介入裁定。
第十二條(日常家務之代理權)

同性伴侶於日常家務,互為代理人。

同性伴侶之一方濫用前項代理權時,他方得限制之。但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

一、參酌法國PACS第515條之4第1項[17]、德國同性伴侶法第2條[18],同性伴侶間對於日常生活之家務與各項安排,互相負有責任。

二、參酌我國民法第1003條之規定,同性伴侶在日常家務上,互為代理人,並在一方有濫用之虞時得受限制,惟為了保障交易安全,此限制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

第十三條(家庭生活費用分擔)

同性伴侶家庭生活費用,除法律或契約另有約定外,由雙方各依其經濟能力、家事勞動或其他情事分擔之。

因前項費用所生之債務,由雙方負連帶責任。

一、法國PACS第515條之4第2項規定,伴侶對其中任何一人因其日常生活需要所生之費用,對第三人負連帶責任,惟若係明顯過分之費用則不須負連帶責任。德國同性伴侶法第2條亦揭示同性伴侶雙方對其共同生活有相互負責之義務。

二、次而參酌我國民法第1003條之1規定,同性伴侶在家庭生活費用上亦應依其雙方之經濟能力、家事勞動或其他情事相互分擔,並對於所生之債務負連帶責任,以互負共同生活之責任。

第十四條(伴侶財產制之訂立、變更或廢止)

同性伴侶財產制,準用民法關於夫妻財產制之規定。

一、參酌德國同性伴侶法第6條、第7條之規定,在同性伴侶之財產制規範上均準用德國婚姻制度之財產制種類與規範,本法在同性伴侶之財產制規範上,關於財產制之訂立、變更與廢止均與婚姻中夫妻一致,準用民法關於夫妻財產制之規定。

二、我國民法親屬編第四節夫妻財產制之部分於同性伴侶關係準用之(第1004條至第1030條之4)。

第四章同性伴侶關係之終止
第十五條(合意終止)

同性伴侶關係得經雙方合意終止。

前項終止,應以書面為之,有二人以上證人之簽名並應向戶政機關為同性伴侶關係終止之登記。

一、參酌法國PACS第515條之7第4項[19],以及我國民法第1049條及第1050條之規定,同性伴侶雙方得自行協議終止伴侶關係。

二、考量現行法協議離婚之形式要件較為慎重與具公示性,並為人民所周知,同性伴侶合意終止伴侶關係時,應與民法上協議離婚相同,以書面方式、經二位以上證人簽名,並向戶政機關為終止登記。

第十六條(判決終止)

同性伴侶之一方,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他方得向法院請求終止同性伴侶關係:

一、與他人結婚或成立同性伴侶關係。

二、與同性伴侶以外之人合意性交。

三、同性伴侶之一方對他方為不堪同居之虐待。

四、同性伴侶之一方對他方之直系親屬為虐待,或同性伴侶一方之直系親屬對他方為虐待,致不堪為共同生活。

五、同性伴侶之一方以惡意遺棄他方在繼續狀態中。

六、同性伴侶之一方意圖殺害他方。

七、有不治之惡疾。

八、有重大不治之精神病。

九、生死不明已逾三年。

十、因故意犯罪,經判處有期徒刑逾六個月確定。

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同性伴侶關係者,同性伴侶之一方得請求關係之終止。但其事由應由同性伴侶之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關係之終止。

參酌我國民法第1052條規定。
第十七條(判決終止請求權之消滅一)

對於前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之情事,有請求權之一方,於事前同意或事後宥恕,或知悉後已逾六個月,或自情事發生後已逾二年者,不得請求終止同性伴侶關係。

參酌我國民法第1053條之規定,同性伴侶若與他人結婚或成立同性伴侶關係,或與同性伴侶以外之人合意性交,有請求權之同性伴侶若係同意、宥恕或未於一定期間內提出判決終止之請求者,請求權消滅。
第十八條(判決終止請求權之消滅二)

對於第十六條第六款及第十款之情事,有請求權之一方,自知悉後已逾一年,或自其情事發生後已逾五年者,不得請求終止同性伴侶關係。

參酌我國民法第1054條之規定,在同性伴侶之一方意圖殺害他方或同性伴侶一方因故意犯罪,經判處有期徒刑逾六個月確定之情形,有請求權之同性伴侶若未於一定期間內提出判決終止之請求者,請求權消滅。
第十九條(調解或和解終止)

同性伴侶關係之終止經法院調解或法院和解成立者,同性伴侶關係消滅。法院應依職權通知該管戶政機關。

同性伴侶關係之終止得以經法院調解或和解方式為之。參酌我國民法第1052條之1規定,同性伴侶關係於調解或和解成立時消滅,並由法院依職權通知戶政機關。
第二十條(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

同性伴侶關係終止後,對於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及負擔,準用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五條、第一千零五十五條之一及第一千零五十五條之二之規定。

一、同性伴侶間有未成年子女者,其同性伴侶關係終止後,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及負擔應比照夫妻離婚後之規定處理之。

二、我國民法第1055條、第1055條之1及第1055條之2關於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之規範於同性伴侶關係終止後準用之。

第二十一條(伴侶關係終止之財產效力)

同性伴侶關係終止後,財產上效力準用民法第一千零五十六條至第一千零五十八條之規定。

一、參酌法國PACS之規定,伴侶關係消滅後依雙方之約定決定其權利義務。德國同性伴侶法與英國民事伴侶法則規定伴侶關係滅後,雙方財產依其約定之財產制分配,若無約定則依法定財產制處理,且伴侶一方在特定情形下得請求贍養費。

二、次參酌我國民法第1056條至第1058條關於離婚而生的損害賠償、贍養費與財產分配之規範均有完整規範,故同性伴侶關係終止後之財產效力準用之。

第五章同性伴侶之收養、扶養與繼承
第二十二條(伴侶之收養)

同性伴侶收養子女或被收養時,準用民法第一千零七十二條至第一千零八十三條之一之規定。

法院為民法第一千零七十九條之一之認可時,不得以收養人之性別、性傾向、性別特質或性別認同為理由,而為歧視之對待。

一、參酌外國立法例之規定,德國同性伴侶法第9條第6項及第7項,賦予同性伴侶一定程度收養子女之權利,如在他方同意之情形下,同性伴侶之一方得單獨收養子女,另同性登記伴侶之一方可單獨收養他方之子女;英國民事伴侶法第79條,則使有關收養之規定既適用於婚姻亦適用於民事伴侶關係,並修正「收養與兒童法」賦予同性伴侶完整的收養子女權利。此外,根據實證資料顯示[20],同性伴侶養育之子女與異性戀家庭養育之子女無任何不同,對子女之福祉無影響。

二、為保障同性伴侶之家庭權、兼顧養子女之最佳利益,以及同性伴侶被收養之權利,我國民法第1072條至第1083條之1關於收養之規定,於同性伴侶收養子女或被收養時準用之。

三、鑒於性別、性傾向、性別特質或性別認同易成為歧視之理由,為落實憲法第7條所保障之平等權以及養子女最佳利益,爰新增第2項之規定,禁止法院因前述之理由而為歧視。

第二十三條(伴侶間扶養義務)

同性伴侶間互負扶養義務,其負扶養義務之順序與直系血親卑親屬同,其受扶養權利之順序與直系血親尊親屬同。

一、德國同性伴侶法第5條規定,同性登記伴侶依其工作能力與財產狀況彼此互負相當程度之扶養義務,相關之規範準用其婚姻中配偶之扶養規定。

二、參酌我國民法第1116條之1,同性伴侶間應負有扶養義務,其負扶養與受扶養之順位等同婚姻中配偶之順位。

第二十四條(子女之扶養)

同性伴侶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扶養義務,不因同性伴侶關係經撤銷或終止而受影響。

為保障未成年子女受扶養之權利,參酌我國民法第1116條之2規定,同性伴侶關係經撤銷或終止時,同性伴侶對未成年子女之扶養義務不受影響。
第二十五條(伴侶之繼承)

同性伴侶有相互繼承遺產之權利,為法定繼承人。

民法繼承編有關配偶之規定,於同性伴侶準用之。

一、德國同性伴侶法第10條與英國民事伴侶法第131條對於同性伴侶均有繼承權利之規範。德國同性伴侶法規定,被繼承人之生存登記伴侶與第一順序之血親繼承人共同繼承時,其應繼分為應繼財產之四分之一;與第二順序血親繼承人或與第三順序血親繼承人共同繼承時,其應繼分為應繼財產之二分之一。另第一順序、第二順序或第三順序之血親繼承人均不存在時,生存之同性登記伴侶單獨繼承全部遺產。英國民事伴侶法規定,民事伴侶一方死亡,他方有權繼承死者動產之一半,但死者有親屬者,民事伴侶有權繼承死者動產之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二由死者之親屬繼承。

二、為完整保障同性伴侶之繼承權,明示同性伴侶有相互繼承之權利,我國民法繼承編第1144條、第1176條、第1198條與第1223條中,有關配偶之規定,於同性伴侶準用之。

第六章附則
第二十六條(民法其他規定之準用)

同性伴侶之監護、損害賠償及扶養,準用民法第十四條、第十五條之一、第一百四十三條、第一百九十四條、第一百九十五條、第四百十六條、第一千一百十一條、第一千一百十一條之一、第一千一百十一條之二、第一千一百十一四條、第一千一百十一五條、第一千一百十一六條、第一千一百十一八條及第一千一百十八條之一之規定。

為完整保障同性伴侶於民事關係上之權利,除本法令有規定外,我國民法總則編、債編有關夫妻與配偶之規定,即民法第14條、第15條之1、第143條、第194條、第195條、第416條、第1111條、第1111條之1、第1111條之2、第1114條、第1115條、第1116條、第1118條及第1118條之1,於同性伴侶準用之。
第二十七條(施行日期)

本法自公布六個月後施行。

本法涉及其他法律之調整,為求修正完備,以保障同性伴侶之權益,故自公布六個月後施行。

 

[1]性別平等教育法第1條第1項:為促進性別地位之實質平等,消除性別歧視,維護人格尊嚴,厚植並建立性別平等之教育資源與環境,特制定本法。

[2]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第2條第1項:本法第1條第1項及第2條第一款所稱性別地位之實質平等,指任何人不因其生理性別、性傾向、性別特質或性別認同等不同,而受到差別之待遇。

[3]性別工作平等法第1條:為保障性別工作權之平等,貫徹憲法消除性別歧視、促進性別地位實質平等之精神,爰制定本法。

[4]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第1條:在本公約中,「對婦女的歧視」一詞指基於性別而作的任何區別、排斥或限制,其影響或其目的均足以妨礙或否認婦女不論已婚未婚在男女平等的基礎上認識、享有或行使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公民或任何其他方面的人權和基本自由。

[5]法國PACS第515條之1:「民事伴侶結合協議」係指兩個異性或兩個同性的成年自然人之間為安排雙方當事人共同生活而訂立之契約。

[6]德國同性伴侶法第1條第1項:二同性之人,親自於戶政機關共同聲明欲成立終身共同生活伴侶之意願,即成立同性登記伴侶關係。該項聲明不得附條件與期限。

[7]英國民事伴侶法第1條第1項:民事伴侶關係係為兩同性別之人間之特定共同生活關係。

[8]法國PACS第515條之3第1項至第3項:

(1)訂立民事伴侶結合協議之當事人應向雙方共同居所所在管轄之地方法院書記官室為共同聲明(declaration commune)。

(2)訂立民事伴侶結合協議之當事人應向法院書記官室提交當事人間公證文書或私人文書訂立之該契約,否則提交之聲明不予受理。

(3)法院書記員對提交之聲明進行登記並辦理公示手續。

[9]德國同性伴侶法第1條第1項及第2項:

(1)二同性之人,親自於戶政機關共同聲明欲成立終身共同生活伴侶之意願,即成立同性登記伴侶關係。該項聲明不得附條件與期限。

(2)戶政人員應各別詢問雙方當事人成立同性登記伴侶關係之意願。於雙方為肯定回答後,戶政人員應宣布該同性登記伴侶關係成立。同性登記伴侶關係亦可於在場之兩證人見證下成立。

[10]英國民事伴侶法第8條第4項:民事伴侶關係以「登記」(registration)為要件,於申請登記前,同性伴侶雙方須向登記機關(registration authority)提出通知及書面聲明(written declaration),聲明雙方並無不符下述實質要件之法律障礙事由,以及至少於通知前7日,伴侶雙方已在英格蘭及威爾士有通常之居所。

[11]法國PACS第515條之2第1款:以下所列之情形,不得訂立民事伴侶結合協議,否則該協議無效:一、直系血親、直系姻親或旁系血親三親等內。

[12]德國同性伴侶法第1條第3項第2款、第3款:同性登記伴侶之成立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無效。二、同性伴侶之一方,與他方有直系血親關係者;三、同性伴侶之一方與他方為全血緣或半血緣之兄弟姊妹。

[13]英國民事伴侶法第3條第1項第(d)款:「雙方申請人不得存在近親屬關係。」此近親屬關係係指直系血親與旁系血親三親等以內;收養關係終止後亦同。

[14]法國PACS第515條之2第2款及第2款:以下所列之情形,不得訂立民事伴侶結合協議,否則該協議無效:二、至少有一人在婚姻關係中負有義務。三、至少有一人已經與第三人訂立民事伴侶結合契約。

[15]德國同性登記伴侶法第1條第3項第1款:同性登記伴侶之成立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無效。一、同性伴侶之一方為未成年人或與第三人結婚,亦或已與他人締結同性登記伴侶關係者。

[16]英國民事伴侶法第3條第1項第(b)款:雙方申請人其中任何一方不得已與他人結有婚姻關係或民事伴侶關係。

[17]法國PACS第515條之4第1項:依民事伴侶結合協議締結之伴侶,應承擔一起共同生活及物質幫助和相互救助之義務。若伴侶另有安排,物質幫助視伴侶各自能力按比例訂之。

[18]德國同性伴侶法第2條:同性登記伴侶有相互照顧、支持及建立共同生活之義務,雙方彼此互負責任。

[19]法國PACS第515條之7第4項:民事伴侶結合協議之伴侶一致同意決定終止協議時,應向原協議登記之地方法院書記官室送交或寄送此為目的而提出之共同聲明。

[20]Norman Anderson, Christine Amlie, ErlingAndréYtterøy, Outcomes for children with lesbian or gay parents. A review of studies from 1978 to 2000, Scandinavian Journal of Psychology 43(4):335-51; Alicia Crowl, SoyeonAhn&JeanBaker, A Meta-Analysis of Developmental Outcomes for Children of Same-Sex and Heterosexual Parents, Journal of GLBT Family Studies4(3): 385-407; Jimi Adams, Ryan Light, Scientific Consensus, the Law, and Same Sex Parenting Outcomes,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53:300-310。

我國相關判決整理

1. 2006女同志收養案

2007年8月,桃園一對「自認」為夫妻的女同志伴侶向法院提出收養聲請一名女嬰,此為我國第一件同志伴侶收養的聲請案。該名女嬰為申請人之妹妹,因女嬰之生母無力扶養,又聲請人想要小孩,故依民法第1079條第一項之規定欲讓聲請人收養此女嬰。法院於審理本案時,函請家扶基金會對於本案作出調查報告與建議,社工訪視得到的結果認為聲請人有穩定收入、身體健全、親友資源豐富、動機無不妥,惟本案被收養人可能面臨性別角色上之混亂,又聲請人與生母係姊妹之故,被收養人可能面臨稱謂上之混亂。

桃園地方法院裁定駁回聲請人之聲請,其主要理由係:

「誠然,領養小孩是當前同性戀者對於一個完整家庭之心理或文化性期待的唯一憑藉手段,然而,兒童日後在學校及同儕間,若其性別認同、性向扮演、角色定位及社會性處境異於一般多數人,可預期的將承受極大的壓力(諸如同學的作弄及取笑),而這些都是兒童自己要單獨面對的,非其他成年人可以隨時在旁排解的,成年人是否應思考不能只為了滿足自己完整家庭之心理及文化性期待,而將一個沒有思考、拒絕及選擇能力之兒童置於一個可預期者他(或她)將可能承受來自學校或同儕負面壓力環境中,此對於兒童誠屬不公。」

此判決理由也成為日後反同性伴侶生養小孩的主要理由之一。

 

2. 大龜與周周案

2014年8月,一對交往16年的女同性戀伴侶大龜與周周亦向法院提出了收養聲請案。該對伴侶於2008年赴加拿大進行人工生殖,並於2011年由周周誕下一對龍鳳胎。自孩子出生時起,就由大龜與周周二人共同負擔照顧責任,惟由於大龜並非是孩子的生母,故向法院主張其與周周係「事實上的夫妻」,向法院請求類推適用民法第1074條之規定而認可大龜收養周周親生的兩名子女。兒童福利聯盟對大龜與周周進行訪視後,認為:1.大龜對於對其同志身分持開放與正向態度,可以處理因性傾向所帶來之議題,同時亦協助孩子認識多元家庭,以建立正向開放的心態。2.大龜與周周二人關係深厚而穩定,且受到雙方家人的支持與祝福。3.大龜與周周共同創業已有15年之久,有能力提供孩子穩定的生活及未來就學或發展所需。此外,由於大龜實際上已照顧該兩名子女三年多,並已建立緊密之親子關係,故評估大龜適合收養。

然而,法院於此案的裁定中認為援引釋字第647號解釋理由書,指出事實上夫妻係指「異性伴侶」,故雖我國實務上就事實上夫妻之權利義務給予部分法律保障,然同性伴侶並非事實上夫妻而認定無法類推適用民法第1074條之規定。而就子女最佳利益部分,法院則認為:

「以台灣目前社會而言,就多元成家方案尚未能凝聚共識,對於同性伴侶收養未成年子女仍有諸多反對意見,如認可本件收養,將使年幼的被收養人置於議題的火線,使其承受媒體的關注與追逐、外界的龐大壓力,對於兒童的身心發展均會造成負面的影響,審酌將兒童置於一個可預期將承受負面壓力之環境中,顯不符合兒童之利益,且被收養人之生母並無任何不適合撫育被收養人的情事,縱不認可本件收養,對被收養人亦無直接、立即之損害。」

而駁回大龜之收養聲請。

2015年3月,大龜就上開裁定提出抗告,新竹地院於裁定中除了再次強調事實上夫妻之概念僅適用於異性伴侶外,就子女最佳利益部分則有了與前開裁定不同之認定。法院認為大龜與周周同為女性,該案收養無法類推適用民法第1074條但書第一款之規定,如法院認可收養,則將中斷兩名子女與周周之間權利義務關係,而大龜成為兩名子女之養母,就此部分由於周周並無不適任擔任兩名子女之法定代理人之情形,因而認定不符子女最佳利益。

針對大龜與周周的案件,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表示台灣的同志家庭「被迫單親」,在台灣法律上只認可伴侶中的生母的親權,另一個家長和孩子卻成了法律上的陌生人。而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則是呼籲,法院作為維護人權的機構應該看見多元家庭的存在,並積極創造友善的環境,保障多元家庭的法律權益。甚至大龜亦於「用平等的心把每一個人擁入憲法的懷抱─同性婚姻及同志收養議題」公聽會中表示:

「當一個同志被國家或立法委員否定他組成家庭的權利時,你們否定的,是這個同志背後一整個家族愛護子女、延續後代的家庭心願。…中華民國不是專制政權,不會也不能限制公民懷孕生子的自由,既然擋不住這股同志成家的風潮,更應該積極面對同志家庭只會越來越多的社會趨勢,回應同志家庭需要就地合法的急切聲音,請不要再無視、限制我們的存在跟需求。」

 

參考資料:

1.《民事》女同志收養小孩法院裁定不准
http://highprofile-ourchart.blogspot.tw/2009/06/blog-post.html

2.桃園地方法院駁回女同性戀者收養聲請的判決評論(附判決書原文)
http://narzissmus.pixnet.net/blog/post/8557075-%E6%A1%83%E5%9C%92%E5%9C%B0%E6%96%B9%E6%B3%95%E9%99%A2%E9%A7%81%E5%9B%9E%E5%A5%B3%E5%90%8C%E6%80%A7%E6%88%80%E8%80%85%E6%94%B6%E9%A4%8A%E5%AD%90%E5%A5%B3%E8%81%B2%E8%AB%8B%E7%9A%84

3. 96年養聲字第81號

4. 德臻法律事務所THe.Mis Attorneys at law臉書粉絲專頁貼文:
https://www.facebook.com/themisattorneys/posts/1458490244409878

5. 台灣士林地方法院民事裁定103年度司養聲字第126號

6.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民事裁定104年度家聲抗字第31號

7. 我的孩子不能認!同志雙親為親權抗告法院
https://sdparty.tw/articles/134

8. 立法院第 8 屆第 6 會期司法及法制委員會舉行「用平等的心把每一個人擁入憲法的懷抱─同性婚姻及同志收養議題」公聽會會議紀錄,頁277

我國相關民意調查整理

對於重要且具爭議性的政策或議題,民眾之意見與態度常作為一大考量因素。針對是否應該立法保障同性伴侶之權益,讓同性伴侶享有同等之婚姻權,我國自2012年起,為了解民意之態度與立場,每年均有政府單位或民間團體針對相關議題實施民意調查。然而,由於我國同性伴侶權益之推動大多都以同性婚姻做為主要訴求,故過去大多民意調查皆係聚焦於同性婚姻,並未就伴侶制度與同性婚姻做出比較。以下為對於數個民意調查機構所做「同性婚姻」之調查研究,其整理結果如表一

表一 「對於同性婚姻支持度」所作之民調整理
07

另外,旺旺中時、聯合報除了有做上述對於同性婚姻之民意調查外,他們亦於同一份民意調查中針對「同性伴侶收養子女之贊成度」進行調查,其結果整理如表二。

表二 「對於同性伴侶收養子女支持度」所作之民調整理08

 

法務部於2015年針對網路族群舉辦i-voting網路投票,所得結果整理如下表三。

表三 法務部 i-voting民意調查整理
09

同年12月,法務部亦委託民調公司發布「保障同性伴侶權益方式」之民意調查,其整理結果如下表四。

表四 法務部「保障同性伴侶權益方式」民意調查整理
10

我國自2012年起至2015年,至少有以上數次對於民眾同性婚姻法制意向所做之調查,雖然調查之單位、樣本數、對象與方法有一些差異,可能對於調查結果之信度與效度有些許影響,然而大抵上仍可反應近幾年間我國人民對此議題之態度,主要可分為兩方面討論,總結如下:

在民眾對於同性伴侶的認同度與權益保障之態度方面,調查結果均顯示,我國人民在同性婚姻合法化或者保障同性伴侶權益之議題,贊成者之比例均多於不贊成者,甚至超過半數。此外,若將此結果與2001年研考會所做之民調結果相比,當時對於同性婚姻之贊成度僅有23.1%,現在對於同性婚姻的支持度已較十年前翻倍成長。

法務部於2015年「保障同性伴侶權益方式之民意調查」中,35.3%的比例認為同性可合法結婚、21%的比例認為同性伴侶可登記取得類似配偶身分,顯示贊成同性伴侶取得婚姻權之民眾有增加之趨勢,但亦有一定比例者希望不更動民法婚姻適用對象,另行制定保障同性伴侶之規範。另外,2015年的i-voting調查由於問題各自獨立難以比較,然而亦可看出民眾對於立法方式之意見分歧。

 

參考資料:

1. 《同志基督徒宗教經驗之研究以同光同志長老教會為例》,鐘聖一,2005年6月,真理大學碩士論文,頁8。

2. 《國人對於同性戀看法民調》,TVBS民意調查中心,2012年4月民調,有效樣本數1141,95%的信心水準下,抽樣誤差約2.9個百分點。

3. 《國人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看法調查》,艾普羅民意調查公司‧旺旺中時民調中心,2012年8月民調,有效樣本數852,抽樣誤差3.4個百分點

4. 《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性/別歧視」系列》,聯合報系民意調查中心,2012年9月民調,有效樣本數1084,95%的信心水準下,抽樣誤差約3.0個百分點。

5. 《台灣社會變遷基本調查計畫第六期第三次調查計畫執行報告》,頁308。

6. 《關鍵的十年,關鍵的1/4 —同性婚姻訪調結果說明》,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2013年6至7月民調,有效樣本數567人,95%的信心水準下,抽樣誤差約3.9個百分點。

7. 《2014台灣民主自由人權調查》,世新大學知識經濟發展研究院,2014年12月民調,有效樣本數1068,95%的信心水準下,抽樣誤差約3.0個百分點。

8. 《保障同性伴侶權益方式之民意調查》,委託單位:法務部法律事務司,執行單位:山水民意研究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12月民調,有效樣本數1605,95%的信心水準下,抽樣誤差約2.45個百分點。

 

伴侶註記專章

伴侶註記:縣市、效果、特殊規定

有鑑於對於同性伴侶權益保障的呼聲越來越高,高雄市政府於2015年5月20日首度提出「陽光註記」政策以資因應,截至2016年6月底止總共有10個縣市有伴侶註記政策。需要注意的是,此類型註記僅是戶政機關開具相關公文,但沒有強制醫療或其他單位接受之效力,故實際上法律效力並不高。目前僅有台中市政府衛生局發函明示台中市各醫療院所,同性伴侶可簽署手術同意書,而於台北市申請同性伴侶註記之公務員,則可享有家庭照顧假之權益。另外,台北、台南、高雄目前開辦跨域合作,受理同性伴侶註記,此三都市的同性伴侶皆可向任一戶政事務所辦理同性伴侶註記。

目前全台共有10個縣市擁有伴侶註記系統,詳細資料如下表一所示。

表一 各縣市伴侶註記整理

未命名

除了伴侶註記外,目前台北市、桃園市分別於2015年10月24日、10月23日所舉辦的聯合婚禮活動亦首度開放同性伴侶報名參加。然而,由於我國民法尚未修正通過,且聯合婚禮僅具形式意義,故參與聯合婚禮之同性伴侶仍無法取得配偶之地位。

 

司法院及法務部函釋認定同性伴侶具有家屬地位

隨著同性戀者伴侶權益越來越被重視,同性伴侶亦逐漸被納入家屬之範疇。2007年家庭暴力防治法已開始保障同性伴侶間的親密暴力,為我國首部將同性伴侶視為家屬的法律。2016年6月1日司法院於發函表示:

「為建構性別友善之環境,個案繫屬於法院時,同性伴侶如認符合民法第 1123 條「家屬」之定義,而可行使家屬之權利時,應自行向法院陳明,並由法院依職權認定妥處。」

此函釋之提出等同是認同同性伴侶在法院上可得家屬之地位。

2016年6月29日亦發函表示:

「同性伴侶雖非親屬,尚得依民法第 1123 條第 3  項規定取得家屬身分;又戶籍登記及戶政機關辦理同性伴侶註記,雖與民法家長家屬認定未必一致,仍得作為證明方法之一種,並由權責機關依職權審酌認定」

此函釋之提出,除了擴大前述司法院提出之適用範圍,讓同性伴侶可以在更多層面上主張其家屬身分。同時,此函釋亦將戶籍登記、縣市政府開放之伴侶註記納入考量,使其得成為同性伴侶家屬身分之一種證明方式。然而,雖然同性伴侶可以取得家屬之身分,家屬所能享有的權利義務仍遠遠不及配偶或是親屬,若欲朝向真正的平等邁進,同性伴侶權益需要有得到更多的保障。

 

參考資料:

 

1. 中市衛醫字第1040068028號函

2. 北市公務員同性伴侶可請家庭照顧假
http://www.pridewatch.tw/beta/article/588

3. 台北、高雄、台南3市合作!同性伴侶戶籍可跨域註記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137449

4. 北市聯合婚禮柯文哲幫8對同志證婚
http://www.cna.com.tw/news/aloc/201510240186-1.aspx

5. 桃園市集團結婚 3對女同志完婚
https://video.udn.com/news/387721

6. 同志參加台中集團結婚? 林佳龍點頭了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528/618483/

7. 現代婦女基金會-同志親密暴力
http://www.38.org.tw/OnePage_1.asp?id=696

8. 司法院院台廳少家三字第1050014527 號函

9. 法務部法律字第 10503510300 號函

我國相關立法提案整理

1.人權基本法

2001年3月,法務部擬定《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該草案第24條內容為保障同性戀者之權益之條文:

「國家應尊重同性戀者之權益。(第一項)同性男女得依法組成家庭及收養子女。(第二項)」。其立法說明除了係依憲法第7條平等權外,更指出:「同性戀觀念已漸為世界各國承認,為維護同性戀者人權,爰於第一項規定國家應尊重同性戀者之權益,並於第二項規定,同性男女得依法組成家庭,並收養子女。」

同年7月,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通過了《人權基本法》草案,惟該草案有部份內閣成員反對,就該法其他內容引起諸多爭議,故至今皆未進入立法程序。

 

2.蕭美琴2006《同性伴侶法》

2006年10月,蕭美琴立委提出《同性婚姻法》立法草案,且共獲得其他38位立委贊成連署。草案內文囊括成年同性男女婚姻權利的保障,同時亦有規範人工生殖子女、收養、子女姓氏等等規定。然而,此草案提出後,共有23名立委連署反對,因而無法通過一讀程序而被退回程序委員會。同年十月,程序委員會退回《同性婚姻法》草案,故此草案無法被排入議事程序。

 

3.尤美女2012《民法》修正案

2012年12月,尤美女立委提出民法修正草案,該草案除依CEDAW公約將男女結婚、訂婚之年齡修正為一致,更將民法第972條之要件從「男女」改成「雙方」,等同將婚姻條件放寬,使得同性伴侶亦得結婚。其修正理由係:

「因婚姻制度固為我國憲法所保障之制度,而婚姻之核心價值,係指兩人為營永久共同生活之目的,並使雙方人格得以實現與發展而組成之生活共同體。兩人更因此永久結合關係,在精神上、物質上互相扶持依存,並延伸為家庭與社會之基礎,以確保某些基本權利之存在與實現,而法律不應單純以性別作為劃定保障之界限」

 

4.伴侶盟《多元成家》三套草案

2013年10月,民間團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自行撰擬「婚姻平權」、「伴侶制度」、「多人家屬」三套法案並送入立法院進行審議。「婚姻平權」法案係民法修正案,不但將民法內容有關男女、夫妻等詞彙改成雙方、配偶等性別中立詞彙,更是賦予同性伴侶結婚、收養等權利。「伴侶制度」係特別法立法草案,是一種單方可解消的民事結合制度,給予不限性別的兩人締結不以愛情和性關係為基礎的組成家庭關係的權利。「多人家屬」制度係特別法立法草案,給予以永久共同生活為目的而同居的群體組成家庭的權利。此三套法案分別送入立法院審議,僅有「婚姻平權」法案於2013年10月24日通過一讀程序,惟此法案無法在該屆立委任期之內通過後續立法程序,因而宣布告終。

 

5.鄭麗君2013《民法》修正案

2013年10月,鄭麗君立委提出民法修正草案。此修正草案總共修改82條條文,除了上述尤美女立委提出的修正內容外,更將婚姻、家庭制度的男、女、夫妻改為性別中立的詞彙,同時亦針對收養、繼承等相關條文進行修改。就收養部分,還附加

「法院作為認可子女收養之審核機關,其所為裁量,自不應以性傾向、性別認同或性別氣質之因素,作為准駁標準,爰就養子女最佳利益之裁量」

之條款,以免性傾向被作為衡量是否可收養的標準。

 

6.兩公約

2013年2月,國際專家學者提出「結論性意見與建議」文,其中第78點建議即指出:

「我國未保障同性伴侶與同居伴侶成家權益屬於歧視,應修正民法。專家擔心我國缺乏法律上對婚姻家庭多元性的認可,且只有異性婚姻受認可而不包括同性婚姻或同居關係。這是帶歧視性的,且否定了同性伴侶或同居伴侶的許多福利。專家對於政府在修法認可家庭多元性之前先進行民意調查的計畫表示擔心。政府對全體人民的人權有履行義務且不應以公眾之意見做為履行的條件。」

此外,第79點則指出:

「專家建議應修訂民法以便在法律上認可我國家庭的多元性。專家還建議應一般性的對社會大眾及特別在學校中毫不拖延地進行性別平等和性別多元性的認知和教育。」

 

 

7.CEDAW

 

2014年6月,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國際審查會議的結果,外國專家學者於其報告書中第33點亦認定我國對於同性伴侶缺乏制度性保障:

「審查委員會關切政府缺乏對多元家庭的法律承認,僅承認異性婚姻,但不承認同性結合或同居關係。審查委員會也關切缺乏未經登記的結合之統計數據。」再次促成國際專家建議我國修法保障同性伴侶與同居伴侶家庭,並要求國家應調查同居家庭的人口組成。」

故建議:

「審查委員會建議政府修訂民法,賦予法律承認多元家庭,同時建議採取措施以收集和整理未經登記的結合之統計數據,並在下一次的國家報告中提供資訊。」

 

參考資料:

1. 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總說明;此條文於人權諮詢委員會提出之《人權基本法》草案中為第26條。

2. 立法院院總第244號委員提案第7079號

3. 立法院院總第1150號委員提案第14506號

4. 多元成家草案全文
https://tapcpr.wordpress.com/%E8%8D%89%E6%A1%88%E5%85%A8%E6%96%87/

5. 立法院總第 1150 號委員提案第15359 號文書

6. 兩公約國家人權報告

7. 兩公約結論性意見與建議

8. 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 中華民國(臺灣)第 2 次國家報告 審查委員會總結意見與建議

英國專章-同性婚姻法

一、立法背景

2013年「同性婚姻法」(Marriage(Same Sex Couples) Act 2013)在下議院通過後,在社會、執政黨和反對黨之爭議聲浪下,當時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堅決支持該法案通過,並多次在公開場合不顧黨內反對,倡導同性婚姻權利合法化。根據2007年英國YouGov公司民調結果,九成以上英國公民支持立法禁止性別傾向歧視,另據2009年Populus公司民調結果,61 %之英國公民支持同性伴侶結婚權。上述說明英國社會對同性婚姻合法化之民意基礎已高漲,首相卡麥隆意圖在2015年大選之前通過「同性婚姻法案」,爭取廣大選民。選舉政治下,大多英國政治人物不得不順應民意,大力倡導同性婚姻合法化。

 

二、法案內容

英格蘭和威爾斯的議會(英國下議院)於2013年7月三讀通過允許同性結婚立法,並於2014年3月13日正式生效,第一例同性婚姻在同年3月29日產生。由於蘇格蘭及北愛爾蘭相對獨立的法律和宗教地位,2013年同性婚姻法將適用範圍限定在英格蘭和威爾斯地區(蘇格蘭議會於2014年2月通過對同性婚姻的立法,首例同性婚姻在同年秋天產生)。本法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英格蘭和威爾斯的同性伴侶婚姻(Marriage of Same Sex Couples in England and Wales);第二部分,有關婚姻和同性伴侶之其他條款(Other Provisions Relateing to Marriage and Civil Partnership);第三部分,最終條款(Final Provisions)。該法共計21條,對同性婚姻和異性婚姻提供無歧視之待遇,僅在涉及宗教婚姻儀式時有特殊規定。

同性婚姻法第一部分第1條開宗明義即指出,同性婚姻係為合法;第2條之規定,考慮到同性婚姻與宗教自由之衝突問題,特別規定保護宗教組織之宗教自由,不受同性婚姻影響;第11條之規定,體現該法案之核心價值,指出本法案所提及有關英格蘭及威爾斯之婚姻內容,包括同性和異性婚姻。同法第二部分第12條,修正2004年「性別確認法」,認可英格蘭及威爾斯境內於本法實施前已經認可之異性婚姻關係及同性伴侶關係繼續有效,並准許人們改變關係。第13條則修正1892年英國「外國婚姻法案」(Foreign Marriage Act 1892),即根據外國婚姻法締結之婚姻範圍擴展至同性婚姻。同法第三部分,對同性婚姻之相關程序進行補充,並規定相關附則。

 

參考資料:

1. Muir, Hugh (2007). “Majority support gay equality rights, poll finds.”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society/2007/may/23/equality.gayrights

2. Webb, Stephanie N.;Chonody, Jill (2014). “Heterosexual Attitudes toward Same- Sex Marriage: The Influence of Attitudes toward Same-Sex Parenting.” Journal of GLBT Family Studies

3. Marriage(Same Sex Couples) Act 2013

英國專章-民事伴侶法

一、立法過程

西元2003年6月30日,英國政府公布「民事伴侶: 一個承認同性伴侶之框架」(Civil Partnership: a framework for the legal recognition of same-sex couples),企圖為同性伴侶可登記為民事伴侶關係之立法建立框架,其中列出許多足以證明英國同性戀者數量眾多,且歷數了現行立法給同性戀者帶來之種種不公情事,並向社會徵求意見,在返回之三千多份意見中,有83 %之意見對該框架表示支持。同年11月26日,為推進民事伴侶法之立法進程,英國女王正式宣讀政府為同性配偶進行民事登記所做的初步計畫,在此基礎上,2004年3月31日,英國政府公布「民事伴侶法案」(Civil Partnership Bill),於同年4月21日在國會上議院(House of Lords)進入二讀程序,在此程序中該法案首次正式在國會中進行辯論。同年7月1日,上議院對該法案進行了三讀,並於10月12日將該法案轉交給下議院(House of Commons)進行討論,在二讀程序中,下議院否決上議院於報告階段提出目的係為淡化同性色彩之民事伴侶範圍應擴及非同性者間之修正案,又於同年11月9日,下議院於法案三讀程序中,反對者亦採相似之方式以圖擴張法案內容,因而同年11月17日,法案返還上議院,修正案最終以251票對136票而招否決,隔日,11月18日,「民事伴侶法」終獲通過,並得到皇室之同意。

 

二、法律要件
%e8%8b%b1%e5%9c%8b01

 

三、權利義務
%e8%8b%b1%e5%9c%8b02

 

四、關係解消%e8%8b%b1%e5%9c%8b03

 

五、社會影響

民事伴侶法施行之首年即有超過16,000對之同性伴侶登記成為民事伴侶,之後每年約以6,000對之增長速度增加,於2012年末,已有60,454對民事伴侶完成登記。

民事伴侶法對於英國其他法律領域,如刑法、法院規則、社會保障、勞動就業、移民制度等皆帶來不小之衝擊,許多法律重新修訂,同時也對英國司法實踐帶來影響。自該法實施後,英國政府通過「2006年平等法」(Equality Act 2006)創立「平等與人權委員會」(the Commission for Equality& Human Right,簡稱CEHR)。2007年4月17日英國又專門針對LGB(lesbian, gay and bisexual,即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群體頒佈了「2007年平等法(與性別取向有關)條例」(The Equality Act (Sexual Orientation) Regulations 2007),此一條例頒佈使得民事伴侶法的目的得到更深廣、更真切的實現。

 

參考資料:

1. Civil Partnership Act 2004

2.熊金才(2006),〈民事伴侣的權利與義務—英國《民事伴侣關係法》述評〉,《太平洋學報》,第五期

3. Cook, Matt; Mills, Robert; Trumback, Randolph; Cocks, Harry (2007). “A Gay History of Britain: Love and Sex Between Men Since the Middle Ages.” Greenwood World Publishing

4.  the Offences against the Person Act 1861

5. Moran, Leslie J. (1996). “The Homosexual(ity) of Law.” Routledge

6. Plummer, Ken. (1999). “The Lesbian and Gay Movement in Britain."In Adam, Barry D. and Jan Willem Duyvendak. and Krouwel, Andre’, ed., The Global Emergence of Gay and Lesbian Politics National Imprints of a Worldwide Movement. Philadelphia:Temple University Press.

7. Women & Equality Unit. (2003) “Responses to Civil Partnership-A Framework for the Legal Recognition of same-sex couples.”DTI publications.

8. Stychin, Carl F. (2005). “Couplings: Civil Partnership in the United Kingdom.” 8 N.Y. City L. Rev.

9. Department for Culture, Media & Sport (2014). “Civil Partnership Review (England and Wales):a consultation.”

10. Mitchell, Martin;Dickens, Sarah;O’conner, William (2009). “Same Sex Couples and the Impact of Legislative Change.”
http://natcen.ac.uk/our-research/research/same-sex-couples/

11. Equality Act (Sexual Orientation) Regulations 2007

德國專章-同性伴侶法

一、立法過程

1990年綠黨( Die Grünen)首度向聯邦眾議院提出「同性伴侶平等法」草案,但在國會闖關失敗,1994年歐洲議會通過有關同性戀者得成立伴侶生活之平等法,同時允許其收養子女,因歐洲議會肯認同性伴侶得公開為身分之結合,連帶影響德國政府對於同性戀者之態度,而為同性伴侶之立法舉辦全國民意調查,結果顯示過半數之公民支持同性戀者有權在主管機關承認下成立伴侶關係,一如婚姻之配偶關係。

德國眾議院之法制委員會於1997年依綠黨所提出之法律草案,舉行第一次關於同性伴侶共同生活合法化之公聽會,與會多數專家學者肯認同性伴侶法制化之必要性。因此,於1998年秋季大選後就任之聯合執政黨-社會民主黨(SPD)及綠黨,將立法消除對不同性取向者之歧視,並予以平等對待,列為聯合執政之目標。

直至2000年7月4日聯合執政黨才擬定「同性伴侶法」草案,並由黨團召集人舉行記者會說明同性伴侶法之宗旨與內容,除引進經登記之同性伴侶制度外,亦包含相關配套措施,如稅法、社會保險法及程序法等之修正。

由於該草案受到基督教民主黨(CDU)、基督教社會黨(CSU)及自由黨(FDP)等在野黨之抵制,執政黨在眾議院多數優勢,但參議院席次不足半數之情形下,於2000年11月10日將草案分成兩部分進入國會審查,一部分係為「同性伴侶法」(Lebenspartnerschaftsgesetz-LpartG),因其內容未涉及各邦之利益,而無須經參議院之決議;另一部分係為「同性伴侶輔助法」(Lebenspartnerschaftsergänzungsgesetz),其內容因涉及稅法、移民法、社會保險法等各邦之利益,尚需經參議院之決議。

於是該草案在聯邦眾議院如預期受到執政黨國會議員多數支持而順利通過,然第二部分之同性伴侶輔助法,卻在參議院因票數不足而未獲通過,因此只有第一部分之同性伴侶法於2001年2月16日由總統Rau正式簽屬,並於同年2月22日公布於聯邦政府公報。為解決此一困境,同年12月眾議院建議組成參眾兩院聯席委員會,組成工作小組,繼續研修同性伴侶輔助法,使其能同時為參眾兩院所接納。

 

二、合憲性

德國基本法第六條第一項明文保護婚姻與家庭,基本法第六條第一項雖未對婚姻與家庭下明確定義,然該條受基督教倫理價值之影響,通說在解釋上認為婚姻係由一男一女所締結永久共同生活之合法組織;家庭則係由該夫妻與在婚姻生活中所生下之子女一同建立。倘堅持如此之定義,必然使基本法第六條第一項之適用範圍無法納入同性伴侶。

如上之見解,於德國聯邦憲法法院1993年10月4日所作成之判決得到證實,該判決中法院不認為立法者負有義務制定法律,使同性伴侶如婚姻中之配偶般有合法登記之權利,亦即立法者對於同性伴侶與配偶之差別待遇係屬合憲。判決結果於當時並未引起爭議,然而自1993年始至今,各國紛紛立法對同性伴侶給予立法保障,賦予與婚姻中配偶相類似之權利義務,該憲法法院之判決正當性基礎開始動搖,進而使得德國社會經過多年討論後,承認同性伴侶之共同生活應予立法保障之必要性,惟德國立法者仍不願碰觸基本法第六條第一項之誡命,決定創設婚姻之外之制度來保障同性伴侶,而非開放婚姻給同性伴侶。

即使立法者採取規避將婚姻擴張解釋之做法,同性伴侶法之通過仍舊引起是否違憲之討論,在開放同性伴侶可以登記之權利後,雖然非以婚姻之名,但等於承認其為另一種合法之生活模式,如此可能使傳統家庭之利益受到侵害,亦使憲法對於婚姻與家庭之「特殊保障」受到妨礙。對此,德國聯邦憲法法院於2002年7月17日就同性伴侶法之制定審查是否違憲,並做出判決,認為婚姻在憲法上享有特殊保護係指當婚姻與其他共同生活模式相比時,不能置於較差之地位,因此當立法保障同性伴侶之同時,即使係以婚姻為範本而制定,但不因此破壞婚姻本身之制度,成為婚姻之絆腳石,亦即同性伴侶法之通過,不會阻礙人們締結婚姻之自由,並損害婚姻制度所享有之特殊保護,並宣告其合憲。

 

三、法律要件德國01

 

四、權利義務
德國02

 

五、關係解消
德國03

 

六、社會影響

在同性伴侶法施行五年以後,同性伴侶婚禮在德國成為普遍之現象,依聯邦統計局之調查,在六萬二千對之同性伴侶中,有一萬二千對同性戀者依法締結同性伴侶關係,約占百分之十九。又依2010年德國人口抽樣調查結果,約有六萬三千對之同性伴侶,其組成法定同性伴侶關係者維持在二萬三千對左右,比例約為百分之三十七。

而在近幾十年之社會發展下,德國聯邦憲法法院亦逐步認為,以同性伴侶生活制度,來合法保障同性戀者其民法上之權利義務,即便其內容與婚姻相同,亦無侵害憲法對於婚姻與家庭之特殊保護。此外,同性伴侶除了透過同性伴侶法取得與配偶相近之權利義務外,包括伴侶身分關係之締結、解消、財產制抑或扶養與繼承等,也對較具爭議性之透過收養建立之父母子女關係,有進一步開放之可能。

 

參考資料:

1. 戴瑀如、官曉薇等人(2012),《德國、法國及加拿大同性伴侶制度之研究》,國立臺北大學法律學院法律學系,法務部委託研究。

2. 戴瑀如(2004),〈論德國同性伴侶法〉,《月旦法學雜誌》,第107期。

3. 戴瑀如(2014),〈由德國同性伴侶法的催生、影響與轉化檢視德國對同性人權之保障〉,《月旦法學雜誌》,第224期。

4. 法務部法律事務司(2016),《考察法國、德國同性伴侶/同性婚姻法制發展及實務運作情形》

5. 黃舒芃(2014),〈隔離但平等?從「收養同性伴侶養子女」一案檢討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對同性伴侶法制之立論〉,《興大法學》,第十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