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專章-同性婚姻法

一、立法背景

1.PACS的問題

法國大革命以前,法國的婚姻制度為存在於教會特權之下的宗教婚姻,然而1791年的憲法第7條定義:婚姻為「民事契約」(contrat civil),應使其世俗化。有關婚姻制度的規定,收錄在1804年制定的民法典。其後至現代,雖然男女的性徵差別為婚姻的本質條件,但民法典中並無明確定義婚姻必須為男女的結合,僅從各種條文類推。

1999年制定了承認異性或同性伴侶之「民事伴侶結合法」(PACS),此為賦與共同生活伴侶相當程度法律保護的制度,PACS可向第三人主張,於稅法上、社會保障上發生一定的效果。

然而,PACS與婚姻不同,除非經協議,否則不可成為彼此的繼承人、不可締結婚姻關係、不得共同收養子女,也不允許使用人工生殖科技(procréation médicalement assistée,PMA)、行使共同親權及統一稱姓。成為同性伴侶構築親子關係及家庭生活之莫大障礙。PACS 不過是二個伴侶當事人之間的契約,法律上並不承認包含子女的親子關係。

2.同性婚姻的合憲性

於「同性婚姻法」制定前的2011年1月18日,憲法法院判決有關禁止同性婚姻的合憲性問題,本件為締結PACS的同性伴侶申請結婚遭拒,因而提訴其違憲。爭點在於以異性結婚為前提所解釋的民法第75 條及第144 條規定的合憲性,最終結果憲法法院判其合憲,然而,其主旨僅廣泛承認立法者關於婚姻要件的裁量,憲法法院本身並不對婚姻下定義。

於「同性婚姻法」被採納之後,人民運動聯盟(UMP)的議員向憲法法院提出同法的違憲審查請求。其主張為婚姻的定義乃是男性與女性的結合,非法律所能變更,對此,憲法法院沿襲2011年之判決,主張應由立法者來決定,而判2013年通過之「同性婚姻法」合憲。

 

二、權利義務

法國同性婚姻法為民法典條文之修正,故婚姻的成立及解消要件都與原本的婚姻制度相同。此外,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具有同樣的法律效力,權利義務(包含婚假、收養假、喪假及陪同配偶工作調度之留職停薪假…等)原則上皆相同,至於身分關係制度的改變整理如下:




親權 過去規定親權歸屬於「父母」,修改為歸屬於「雙親」,法律上,明確規定同性婚姻伴侶的共同親權。
收養 同性伴侶可基於婚姻要件而共同收養子女及收養配偶的子女。
生育 本次修法,不承認同性婚姻伴侶接受醫學輔助生育的權利。

 

三、社會影響

綜合以上論述,同性婚姻法不單是將同性婚姻制度化,就以同性婚姻為基礎,可透過收養子女構築家庭,預期將為家庭制度帶來變革。另一方面,同性婚姻法並未加入有關同性婚姻配偶利用人工生殖科技,法國政府已預告將提出人工生殖科技制度的修正法案,將涉及代理孕母等爭議性問題,課題繁多。自提出同性婚姻法案以來,反對派嘲弄「眾人享結婚權」,高舉「眾人享遊行權(manif pour tous)」的標語,舉行無數大規模的抗議遊行,這些抗議遊行,今後恐將發展成針對人生生殖科技制度修正的反對運動,包含人工生殖科技,有關同性婚姻的問題,今後的動向備受矚目。

 

參考資料:

1. 服部有希(2013),〈法國的同性婚姻法-家庭制度的變遷〉,國立國會圖書館調查暨立法考查局。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